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
热点关注

鹏欣系股权募资156亿10年零分红 大康农业频现诡异并购被大股东掏空

作者作者:魏度 来源来源:长江商报 时间时间:2019-08-23 15:35:44
描述

2014年,鹏欣集团掌门人姜照柏入主大康农业,定增募资50亿元,对国内养猪等产业“关停并转”,大肆实施“海淘”。诡异的是,这些并购,大多是鹏欣集团收购后高溢价转卖给大康农业。最终的结局是,去年,大康农业巨亏6.85亿元,而其上市以来累计亏损4.60亿元。如今,流动性不足、偿债压力陡增的大康农业再度筹划28.80亿元募资。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多年来质疑之声不绝于耳的鹏欣系再度陷入舆论漩涡。

       昨晚,鹏欣系旗下公司大康农业(002505.SZ)发布针对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说明公告,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说明中称2.93亿元应收账款已经收回,相关财务数据不存在问题。

       8月19日晚,深交所针对媒体质疑大康农业涉嫌财务舞弊事项向大康农业下发关注函,焦点就是2.93亿元应收账款及相关财务数据差异等问题。

       表面上看,大康农业的说明公告似乎让公司逃脱了财务造假嫌疑,但大康农业已被大股东掏空,经营深陷困境。

       2014年,鹏欣集团掌门人姜照柏入主大康农业,定增募资50亿元,对国内养猪等产业“关停并转”,大肆实施“海淘”。诡异的是,这些并购,大多是鹏欣集团收购后高溢价转卖给大康农业。最终的结局是,去年,大康农业巨亏6.85亿元,而其上市以来累计亏损4.60亿元。如今,流动性不足、偿债压力陡增的大康农业再度筹划28.80亿元募资。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10年来,姜照柏通过受让股权先后实际控制4家上市公司,构筑鹏欣系。通过定增,鹏欣系合计募资155.57亿元,这些资金大多用于并购扩张及还债。

       备受质疑的是,高额募资,鹏欣系回报投资者的是10年来,从未进行过现金分红。

       如今,鹏欣系4家公司经营业绩整体欠佳,股权质押率居高不下,资金链日益紧绷。

       那么,谁将是压垮鹏欣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被掏空的大康农业

       大康农业成为近期舆论焦点,源于其此前诡异交易及应收账款。

       大康农业前身是大康牧业,成立于1997年,2010年11月18日在中小板挂牌。公司原本是一家养猪及饲料销售企业,2012年遭遇猪周期影响,经营陷入亏损,2013年、2014年以微利勉强保壳,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

       2014年,大康牧业易主,鹏欣系核心人物姜照柏通过50亿元定增顺利入主。成功执掌大康牧业后,姜照柏或停止或压缩养猪养羊募投项目,将目光转向海外,开展了系列并购,分公司业务体系向乳业+肉类+粮油+金融+贸易转型,公司更名为大康农业。

       数据显示,2016年7月,大康农业通过鹏欣集团收购其子公司安源乳业100%股权,取得了位于新西兰的克拉法牧场,收购金额为7亿元。当年,公司还耗资2亿美元通过鹏欣集团境外子公司完成对巴西粮食贸易商Fiagril Ltda公司的收购工作。2017年,公司再次斥资2.53亿美元完成了对巴西粮食贸易商Belagrícola公司收购。

       上述三笔收购,耗资高达40亿元。截至去年底,大康农业境外资产占公司总资产的63.41%。

       系列收购购,大康农业营业收入急剧飙升,从2014年的5.85亿元增至去年的133.95亿元,增长了21.90倍。

       然而,与之对应的净利润(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依然惨不忍睹,2014年至2017年为微利,2018年亏损6.85亿元,而其扣非净利润在这期间持续亏损,去年一年巨亏8.31亿元。

       大肆并购为何还会持续亏损?原来,大康农业是从鹏欣集团境外子公司手中收购的,存在超高溢价,而标的公司原本就不是什么优质资产。

       如标的Fiagril Ltda,截至2015年底应收账款高达15.42亿元,有息负债高达14.47亿元,2014年、2015年连续亏损。

       大举收购形成商誉12.60亿元,去年一年就减值6.42亿元。如此收购,大康农业会好吗?

       大康农业称,公司确立了以农业和食品两大产业以及粮食贸易+乳业+食品分销+肉牛+肉羊五大核心主业的产业布局,业务遍布全国及巴西、新西兰、日本、缅甸、老挝等多个国家。

       不过,如此不堪的盈利能力再次表明,大康农业已被掏空。

       截至昨日,公司市值不足87亿元,而一季度末总资产为162.92亿元。

       再度募资28.80亿扩张补血

       50亿元募资花光了,大康农业再度向市场伸手。

       截至去年底,大康农业前次募资的50亿元基本上全部花光。

       根据公司公告,上述资金大部分用作境外收购,资金产生的利息及部分募资合计约5.30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然而,目前,大康农业财务状况堪忧,资金捉襟见肘。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为9.12亿元(受限资金数量未披露,去年底为5.5亿元),短期借款19.9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责14.11亿元、长期借款13.28亿元,合计为47.36亿元,其中一年内需偿还的债务为34.08亿元。即便加上尚未赎回的理财产品,公司可以动用的资金大约为10亿元,远远不够偿还现有短期债务。

       这一结果无疑是公司诡异豪购之殇。实际上,随着公司大肆并购扩张,其资产负债率急剧飙升。2014年,其资产负债率仅为11.44%,去年底为60.85%。今年一季度达到66.09%,攀升历史高位。

       债台高筑带来的还有吞噬利润的巨额财务费用。2017年、2018年,大康农业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88亿元、3.59亿元。今年一季度为0.9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0.62亿元再度增加0.35亿元,增长56.45%。

       募资50亿元扩张,姜照柏入主5年来,回报投资者的是什么呢?公司上市以来,仅在2010年、2011年合计分红0.22亿元。这意味着,姜照柏分给投资者的红利是零。

       如今,深陷经营及财务困境的大康农业再度向市场伸手。根据证监会已经审核通过的定增募资方案,公司本次拟向控股股东鹏欣集团之全资子公司鹏欣农业定向发行不超过10.97亿股,募资不超过28.80亿元。募投项目有三个,分别为14.85亿元用于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3.95亿元用于云南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另外10亿元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总投资16.03亿元。本次募资仅投入3.95亿元,不到总投资额的零头。这意味着,如果不想项目半途而废,未来还将要募资。

       鹏欣系募资不断分红为零

       大康农业现状只是鹏欣系的一个缩影。鹏欣系募资不断、业绩欠佳,整体状况堪忧。

       从2008年开始,姜照柏通过鹏欣集团及其子公司大肆展开资本运作,相继将国中水务(600187.SH)、鹏欣资源(600490.SH)、大康农业及港股公司

       润中国际控股(0202.HK)收入囊中,构筑了自己的资本派系鹏欣系。

       跟德隆系运作手法有些类似,鹏欣系频频参与定增,拉高股价后进行股权质押,然后高送转。

       截至目前,鹏欣系对国中水务、鹏欣资源的股权质押率分别高达99.86%、97.47%,对大康农业的股权质押率也达到68.30%。

       借助股权质押进行加杠杆扩张难以满足资金之渴时,姜照柏还采取减持套现方式堵缺口。在运作50亿控股大康农业之时,鹏欣集团所持鹏欣资源市值仅为30亿元,而国中水务、润中国际控股刚刚运作完成,运作空间不大。此时,鹏欣集团选择了套现。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5月至2014年初的半年时间内,鹏欣系频频减持鹏欣资源股权,累计套现约13亿元。定增完成后,又迅速将所持大康农业股权质押,堵上了资金缺口。

       跟运作大康农业一样,姜照柏控制鹏欣资源、国中水务以及润中国际控股之后,也曾密集募资。在姜照柏手中,国中水务定增募资29.58亿元、润中国际控股配股募资6.5亿元、鹏欣资源69.49亿元。其中,鹏欣资源近四年中每年都实施定增募资。加上大康农业的定增募资,姜照柏通过这4家公司实施股权融资合计达155.57亿元。

       然而,如此大规模募资,姜照柏回报投资者的是,执掌以来从未进行现金分红,成为资本市场上十足的“铁公鸡”。

       当然,鹏欣系公司大多经营业绩欠佳,不具备分红条件。润中国际控股上市12年来累计亏损21.25亿元,股价只有0.20港元。国中水务累计净利润也只有1.39亿元,截至去年底,还有2.35亿元亏损未弥补。

       经营状况最好的是鹏欣资源,从2015年开始未分配利润转正,去年底为4.57亿元,具备分红条件。但在去年,其净利润同比下降28.77%,今年一季度降幅扩大至48.37%。

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