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
健康工程

奶价上行 “疯涨”难再现 乳企奶源争夺暗流涌动

作者作者:中国食品报网 来源来源:中国食品报网 时间时间:2019-07-05 11:26:24
描述

在经历了漫长的下行周期后,国内的原奶产业从2018年下半年转入上行周期。调查发现,与2013年、2014年上一轮疯涨的奶价相比,本轮原奶价格上行相当温和,在进口大包粉的平衡之下,再难出现上一轮奶价疯涨的局面。而另一方面,随着乳业消费的增长和奶牛存栏的下降,乳企之间的奶源争夺开始暗流涌动。

  在经历了漫长的下行周期后,国内的原奶产业从2018年下半年转入上行周期。调查发现,与2013年、2014年上一轮疯涨的奶价相比,本轮原奶价格上行相当温和,在进口大包粉的平衡之下,再难出现上一轮奶价疯涨的局面。而另一方面,随着乳业消费的增长和奶牛存栏的下降,乳企之间的奶源争夺开始暗流涌动。

微信图片_20190705105250疯涨难再现

进口大包粉供应充足

  虽然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奶价就开始不断上涨,但洛阳市华丰奶牛养殖场的郭大姐却并没有那么欣喜,郭大姐介绍,她向当地的一家乳企交奶,而目前鲜奶的收购价是3.58元/公斤,而且这个价格还不包含运到厂里的运费。

  郭大姐说:“3.58元/公斤的收购价格相比之前上涨得并不算多,而同村向蒙牛、伊利交奶的养殖场的日子会更好过一些,大企业虽然要求严格,但是目前收奶价格已经涨到了4.1元/公斤,整体涨幅也在1成多些。”

  在产奶大省河北,河北省乳价协调委员会几天前刚刚举行了今年三季度的协商会。河北奶协秘书长袁运生表示,今年三季度河北省的生鲜乳交易参考价为3.84元/公斤,最低不低于3.56元/公斤,目前奶价总体在3.7元/公斤。而同期2018年三季度,奶价参考价区间为3.5—3.8元/千克,最低不低于3.4元/千克。

  相比于上一轮奶价的大起大落,虽然个别地区依然有抢奶现象,但本轮奶价整体上涨明显温和。

  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1月,国内奶价冲高3.61元/公斤后,从3月份开始,生鲜乳收购价格一直处在季节性下行阶段。5月份奶价回落至3.53元/公斤,近期奶价又有所上升,6月第三周为3.55元/公斤,同比上涨4.4%。

  而在2013年开始的上轮周期中,国内原奶价格暴涨暴跌,农业农村部的数据从3.2元/公斤一年内冲高至4.3元/公斤,企业间上演抢奶大战,部分热门区域的原奶收购价格被炒高至6元/公斤。

  在现代牧业董事长高丽娜看来,2013年的那轮暴涨有其特殊性,当时一方面恒天然2013年遭遇乌龙事件,大包粉出口暂停,导致国内市场库存不足;另一方面2008年之后,遭遇重创的国内奶牛养殖尚未恢复,两者叠加导致市场供给不足。目前国内原奶价格已经进入2—3年的上行周期,但进口大包粉供应充足,奶价暴涨的可能性并不高。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五月,中国进口大包奶粉52.43万吨,同比增加28.7%。

  奶业专家豆明分析认为,目前大包粉价格和国内奶价的联动越来越明显,进口价格持续上涨和人民币贬值影响,5月进口大包粉均价为3212美元/吨,与1月相比上涨14%,折算生鲜乳价格3.47元/公斤,接近国内同期生鲜乳价格。这也导致5月大包粉进口增速下滑到5.4%,而前四个月都是中高双位数的增幅。

  在豆明看来,下一阶段,随着新西兰2018/2019奶季结束,进入枯奶季,下一季产奶高峰将出现在十月,进口奶粉新的供应季将在11—12月。进口奶粉遭遇气候异常等因素造成价格上涨,以及国内热应激导致原奶产量减少加剧,双重因素影响下,国内原奶价格上涨的动力将进一步增加。

奶源暗战开

现代化原奶企业成重点

  尽管进口大包粉对国内原奶供应形成补充,但在国内消费升级的趋势下,鲜奶制作的高端乳品更受到市场追捧,也加大了国内主要乳企对于优质原奶的需求,进而在优质奶源争夺上暗流涌动。

  有国内乳企负责人透露,今年以来,伊利股份和蒙牛乳业的日收鲜奶总量都有明显的增长,总体增幅在13%到15%之间,而因为目前国内优质奶源有限,所以两家企业也在加快对上游奶源的控制。

  在2014到2018年的那场乳业大调整中,中小养殖户纷纷出局,大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虽然目前奶价已上涨一年,养牛再度开始赚钱,但养殖热情恢复缓慢。

  中国奶业协会6月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全国牛奶产量625万吨,同比增长2.0%,而养殖户数持续减少,2019年3月,奶站所涉及的养殖(场)户环比减少0.2%,同比减少21.7%。

  另一方面,2018年国内荷斯坦奶牛总数下降到472.25万头,而今年前3个月,奶牛存栏量尚未摆脱下降趋势,奶站涉及奶牛存栏环比减少0.6%,同比减少4.8%;成母牛存栏环比减少0.4%,同比减少4.2%。环保因素和养殖效益较差是奶牛存栏下降的主要原因。

  在这样的局面下,拥有大量奶牛的现代化原奶企业成为乳企紧盯的重点。

  2018年初,蒙牛率先动手完成了对现代牧业的收购,彻底掌控了现代牧业的奶源,现代牧业拥有规模化牧场26个,存栏数高达23万头。而在2018年底,蒙牛又通过收购下游公司的方式,完成了对中国圣牧的掌控,后者拥有存栏数11.2万,也是国内最大的有机原奶供应商。

  业内人士表示,伊利也在收拢大型原奶资源,称目前赛科星和中地乳业的原奶已经主要出售给伊利,未来不排除有股权合作的可能。

  资料显示,由蒙牛原总裁杨文俊掌控的赛科星2018年收入21.7亿元,同比增长11.5%,其中93%的收入来自原奶销售,根据计划,赛科星希望在未来5年内形成20万头的存栏规模。从销售客户构成上看,2018年赛科星的客户主要是蒙牛和伊利,分别占39.96%和37.12%。中地乳业则拥有6.5万头荷斯坦奶牛,客户结构与赛科星类似。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有所有的乳企都有快速并购的上游企业的能力,而随着优质奶源争夺加剧,出于奶源安全和品质的考虑,更多乳企选择开始自建牧场。

  据了解,2018年开始,君乐宝乳业下属的乐源牧业在河北投建了2个大型牧场,其中一个位于石家庄市行唐县,设计规模为5000头;另一座位于邢台市威县,设计规模为10000头。君乐宝乳业对此回应表示,公司已在多地自建10个大型现代化牧场,奶牛存栏量约6万头,年产奶量约27万吨。下一步为了最大限度满足君乐宝奶粉及高端乳制品的用奶需求,牧业在未来5年内牛群规模预计达到7.5万头,年产原奶41万吨。在提升自给率的同时,进一步采用“种养结合家庭牧场”的模式,推动中小型合作牧场升级改造增加优质原奶供给。

  2019年6月11日,贝因美也发布公告称与河北康宏牧业合作,双方成立一家注册资金为1.3亿元的合资公司,在黑龙江安达牧场的基础上,进一步整合在黑龙江的奶业资源,保证自有奶源供应。

  在乳业分析师宋亮看来,在2013年之后,由于奶价的剧烈波动,不少中小规模乳企不得不改变产品结构,改用大包粉代替原奶生产产品,而目前消费升级的背景下,高端乳制品大多以高质量原奶为基础,又倒逼企业重视奶源建设。自建牧场虽然可以解决高端产品的奶源问题,但牧场属于重资产,投入较大,目前经营不佳的中小区域乳企难以承受,这也将加速中小乳企和大乳企的分化。

  (栾立)


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

1.本网站刊发或转载网站新闻/报文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文章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评论